让你也能读懂《聊斋志异》

发布时间: 2017-09-19 15:46 来源: 网络整理

“现代老王”还给每一篇故事添加了一个现代的题目。比如《阿纤》一篇被王咏赋取题目为“老鼠爱大米”,《珠儿》取题目为“小鬼当家”。王咏赋看来,这种处理方式不是不尊重原著,而是帮助原著更顺畅地走进大众。王咏赋的解读很有现代特点,他说,对鬼物,我们不妨运用“科幻思维”,将其视为“时空穿越者”、“变形金刚”。

发现蒲松龄的大秘密

王咏赋的具体目标是:凡高中以上读者都能走近《聊斋》原著,读得顺——轻松阅读,省时省力,像读现代文学作品一样连贯、顺畅;读得懂——知道每篇作品说了什么事,写了什么人;读得透——领会作者旨意,感受作品妙趣,产生无尽联想。

从2008年起,王咏赋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潜心研读《聊斋》。在收集、参考大量研究资料的基础上,加上自己丰富独到的人生体验,他对《聊斋》的研究和普及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他先是自创一套古籍整理法,给原文分段、做夹注、加主语,让沉闷的文本变得轻快、易读,让读者不必在原文与注释间翻来翻去,不必猜测无主句的主语是什么。

最创新的是,王咏赋对全书近500篇作品进行分类,经过反复探索和验证,根据《聊斋》各篇目里“主要角色的身份属性”,确立了“鬼、神、人、妖”四个分类,创造性地将全书分编为《鬼魂集》《神仙集》《人世集》《妖怪集》四册。王咏赋在反复的摸索中,终于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原来蒲松龄是按照这四个界别大体平衡来写作的,每个界别有多少篇、多少字,不偏不倚,等量齐观。而原本未经分类的497个故事题材跳跃,蒲松龄写作时凑够了一册就订成了一卷,没有分类,内容驳杂。

本报记者 陈梦溪 J226

上一篇:“精装分类全评本”首发让《聊斋志异》走进百姓
下一篇:从《聊斋志异》看清初的物质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