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异世界的对话--读《聊斋志异》有感

发布时间: 2017-09-19 15:46 来源: 网络整理

  从小时起,对于各种神鬼故事我最是好奇的,觉得它们打开了一扇奇妙的世界大门,让人目眩神迷,再观这平凡的现实世界,竟也不觉得无聊。

  接触《聊斋志异》,是从家里的连环画开始。尔后,便通过各种改编的电影电视剧窥其一貌,这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王祖贤的《倩女幽魂》。而在大学时期,真正地进入到原汁原味的聊斋世界。

  郭沫若认为《聊斋志异》:“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可见评价之高。

  从郭沫若的评价当中,《聊斋志异》的内容主题已经呼之欲出。蒲松龄通过幻想的形式谈狐说鬼,但内容却深深地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之中。

  蒲松龄在《聊斋自志》中说:“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寄托如此,亦足悲矣!”

  正文里,一个个故事独立成篇,鬼、狐妖、道士和尚、书呆子、达官贵人、市井小民……构成一幅民族风景画!各种精怪粉墨登场,热闹非凡。

  虽然是鬼怪,但书中鬼狐多较人有情,即便是坑人的陷害的也是在这处得了便宜,下一处就一定被道士装了瓶子或是给和尚毁了元神。而贪官酷吏若是在人间恶贯满盈,自身的灾难便是在阴间受到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待遇。

  长不过千字的文章,蒲松龄却用自己的笔,勾勒出一个人、鬼、妖、狐百折千回的一生。短不过百十字,更是弥漫了波折重重、前路漫漫的苍茫之感。

  至于书中隐藏的现实讽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今的我只能夜已深,拂床登塌,引灯拥被,欣赏那诡谲的世界,畅想那不尽的时空。(记者 赵晓丽)

上一篇:从《聊斋志异》看清初的物质文明
下一篇:揭秘:蒲松龄写《聊斋志异》为何热衷婚外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