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童年有关的记忆

发布时间: 2017-09-19 15:47 来源: 网络整理

  我的童年记忆,大多与吃有关。

  北冰洋、稻香村、义利,这是我童年心目中的三大“圣殿”。

  前两天,袋淋儿突然成了网红,追捧它的大多是80后的孩子,对于70后的我来说,北冰洋的大雪糕、小碗儿(是一种淡蓝色纸盒装的冰淇淋)才是童年里最为动人的人间美味。和3分、5分一根的冰棍不同,这两样冷饮是不会轻易吃到嘴的,至少需要考个百分、家长会上老师表扬之类的大荣誉后,家里大人才会笑眯眯的给买上一回。最不济,也要积极表现两个礼拜。所以,那时候一入夏,孩子们的小脑袋里就开始绞尽脑汁地想怎么讨好大人,比如下班时跑到胡同口,欢呼雀跃地迎接下班的家长;再比如,遇到酷热的傍晚,主动要求去街口帮大人买回当天的晚报。当一毛二一根的大雪糕、一毛六一个的小碗切切实实地攥在手里后,甜腻腻的幸福感能从喉咙里开出花来。

  北冰洋的汽水,也是酷暑里的北京所独有的清凉。在王朔的小说里,喝北冰洋的汽水是要用麦管嘬的,这让喝汽水带有一种仪式感。可惜,我的童年没有赶上。记得有一年,爸妈的单位不知动了什么慈悲,居然发了一箱汽水,这成为我和妹妹度过漫漫长夏的心理支柱。小口小口地慢品,一瓶汽水能给我俩带来一晚上的乐趣。

  记忆中还有一种美味,叫做“点心渣”。是的,就是各种点心渣子的集合,什么牛舌饼的酥皮、饼干屑、江米条碎、绿豆糕末,以很便宜的价格打包来卖。这种“穷人乐”的食品在当时很有号召力,通常只有特定时段才会推出,往往是刚一上市就引来大队人马,然后迅速售罄。有时会在“点心渣”里吃出一小块裱花奶油(其实是人造奶油)蛋糕的边角料,那简直可以喜大普奔了。

  当然,我的童年也去过不少地方,可惜的是,这些地方留给我的记忆,也与味道有关。小时候家长常拉着我去东四人民市场(后来的隆福商场前身),但记忆最深刻的是那里的梅干菜包子;小学每一年的春游,总是换着去玉渊潭、动物园和颐和园,然而,春花柳绿给我留下的美好记忆,远不及维生素面包和巧克力豆来得深刻;小学时,最奢侈的一趟旅游是去承德,避暑山庄的震撼是有的,但当地麻酱冰棍的香味也“余音袅袅”。

  前两天,同事拿来一袋义利威化巧克力和大家分享。啊,上世纪80年代时它是包在一种金红色的纸里,颇有奢侈品的味道,一块巧克力带给孩子们的欢乐,恐怕今天只有去迪斯尼乐园才能相媲美吧。可惜了,这块童年时的“人间至味”,如今吃起来感觉偏甜了。阿土

上一篇:19家风味美食店获评“海南味道”
下一篇:史上最有心机的动态折纸 感觉自己童年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