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童年

发布时间: 2017-10-01 11:39 来源: 网络整理

珊瑚中学2018级8班 陈欣宜

暮色沉醉,浮云悠悠。地平线上还残留着最后一抹斜阳,远处,升起袅袅炊烟,自西向东,飘散,飘散,直至消逝在天幕中。一群雅白的白鸽迅疾掠过,随之飘来一阵隐约的歌声。

歌声,依旧,印刻朦胧。

似乎黄昏时刻的醉人情景很难再与之重逢。

待在家里,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察觉是下着雨,阴雨绵绵,乏味。起床,刷了刷微博,看到了某博主的一条微博,“你还记得哪些童年的记忆?”

下意识地将头瞥向窗外,雨幕中,好像曾经的回忆又渐渐地浮现出来。

闭上眼。

小时候。印象里记得总会有一位背着竹篓的老人,个子不算高,戴着一个草帽,穿着一件白色的大褂,手中拿着铁器,不停地敲击着,发出“叮叮当,叮叮当”的声响。每当我听到这种声响,准会飞快地跑下楼去,买上一两块钱的糖,拎在手里,细细品尝,慢慢享受。

那叫麻糖,那是我的童年。

因为重庆话的缘故,糖不读二声,而是读一声。因此,也有人称它为“麻汤”。

卖糖的老人被称为“麻糖匠”。“麻糖匠”一般会拿起一个小板凳,坐在闹市附近。地上放着的是他的竹篓。他先在竹篓上放上一个簸箕,然后在簸箕上铺上一层塑料口袋,上面放上一整块的麻糖。麻糖的外形犹如一块饼,雪白锃亮,如霜,风味独特,香气扑鼻。

他手里拿着的是两个铁器,一个是铁榔头,另外一个我叫不出名字。他拿着它们互相敲打着,发出“叮叮当,叮叮当”的声响,吸引着各式各样的人。闲来无事时,他们也会一个人,独自地抽上一根烟。

如遇人要买,他就会拿着那个铁器,将麻糖变着戏法地快速敲下,一块一块的,方方正正的,模样十分精致。然后,他会拿出他的那个老式小秤,称出分量,放进一个小袋子里。一次买麻糖的量并不多,吃的是那份“心慊慊”味道,那份唯美纯真记忆。麻糖匠有时也会唱出一首歌谣,具体的早已记不清了。依稀记得:“叮叮当,敲麻糖,麻糖甜……”

那年夏天,风,柔柔地吹过我的头发。嘴中含着一块麻糖,甜味从头发尖儿一直蔓延到脚后跟,蔓延着那份纯真的美好。

唱着歌谣的麻糖匠渐渐老去,直至消失。那“叮叮当,叮叮当”的声响,似乎是专属我童年的语言,不停地,不停地,传递着温暖。那也仅仅是普普通通的工具,普普通通的双手。纯真的“叮叮当当”,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杂音,它传递着文化,传递着乡愁。

我想,珍惜的并不是普通的麻糖,是属于我永不磨去的记忆,永不磨去的童年。

所谓童年,且行且珍惜。

上一篇:方卫平:在细小的童年身影后,看到巨大的生活之网
下一篇:马来西亚“小福州” 看到听到吃到的都是童年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