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院之塔咖啡馆(组图)

发布时间: 2017-10-09 10:55 来源: 网络整理

王黎明


  旅法作家。著有《从凯旋门出发》、《复活之旅》等。现居法国斯特拉斯堡。


  圣母院之塔咖啡馆。

圣母院之塔咖啡馆紧邻着巴黎圣母院右边的塔楼(背对着圣母院),地方不大,装饰也一般,但天气好的时候,外面的露天座位可是对着圣母院一侧,发思古之幽情最好的地方。咖啡馆里的侍者,除了忙活酒水,还有一个角色,就是阻挡各路游客不花钱钻厕所的门神。

如果我在那里发几分钟呆,就会想到林达的《带一本书去巴黎》,这本书无疑是中国旅游文学的开山之作,但让我纳闷的是,书中指的“带的那本书”为什么是维克多·雨果晚年的小说《九三年》,而不是《巴黎圣母院》?比较两部小说的文学成就,以及描绘事件的波浪壮阔和悲剧深度都不足以说明问题,答案显然不在书上,而在于作者本人的出发点。他们那个年龄的人,“革命”是一个永远也摆脱不了的符咒,而《九三年》说的恰好是“革命”及其所谓意义。

看着圣母院广场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他们举着各种照相器材,摆出各种姿势照相的架势,我不得不说:《带一本书去巴黎》的作者老了,他们的观念局限在一个看上去庞大,其实很狭小的时空里,而且这个时空当中发生的事情已经永远过去了。就巴黎圣母院本身来说,无论是哥特式建筑的典范,还是国王加冕的场所,都不足以吸引那么多游客。它的日久常新的魅力还是在于那本小说所提供的幻觉现实。

说是幻觉,一点不为过。艾丝美拉达、夸西莫多、副主教弗洛侬神父、卫队长菲比斯……这些人不可能生存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但是,只要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想象没有终止,他们就会永远活在人们心里。说是现实,也有一定道理,在我们周围,几乎在每个人身上都能发现上述这些人的一鳞半爪,但都不单一,也难全面,或者混杂在一起,而且被凡俗生活层层叠叠遮盖起来。从这个意义上看,人们来到巴黎圣母院,跟宗教、王权和建筑都没太大关系,而是来进行个人的朝圣,是受了小说《巴黎圣母院》的暗示来的,就这一点,也许他们自己都不一定意识得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现在圣母院广场前的吉普赛女郎衣着换了,手里不再牵着拥有智慧的羊,而是拎着一个夹子。她们逢人就问“Do you speak English(会说英语吗)?”,如果你搭腔了,她们会让你在一张纸上签字,要你捐款,你要是注意力不集中,她们也许会掏你腰包。你如果真丢东西了,也许会说:“她们身形这么神出鬼没,手脚这么利索,难道是我的错吗?”

按照天主教传统,左面为罪恶,右面是圣洁,所以参观教堂都从左面进入,洗涤罪恶(哪怕是暂时的)后从右面出来。出来后(没被偷),恰好朝向我所说的咖啡馆,进去喝一杯咖啡,上趟厕所,再想想《巴黎圣母院》,这算不算功德圆满呢?

王黎明

上一篇:东方的巴黎圣母院
下一篇:巴黎圣母院遭恐袭 嫌疑人自称是“伊斯兰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