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中的魏晋之风

发布时间: 2017-09-19 15:28 来源: 网络整理

《世说新语》中的魏晋之风

“深圳学人·南书房夜话”第64期在深圳图书馆南书房举行。

《世说新语》中的魏晋之风

“深圳学人·南书房夜话”第64期日前在深圳图书馆南书房举行。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赵目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武怀军、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兼本场讲座主持人王春,围绕主题“《世说新语》与魏晋风度”,分析《世说新语》所反映出来的魏晋时期士人的风貌,以及崇尚清谈、追求玄理、标榜名士风度的特征。

开放包容成就《世说新语》

作为我国古代志人笔记的代表作,《世说新语》由南朝刘宋宗室临川王刘义庆组织一批文人编撰而成。全书共36篇1130则,主要记载了东汉末年直至刘宋初年近300年间的人物故事,其内容十分丰富,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风尚等等,触及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该书对于人物性格刻画十分逼真传神,栩栩如生。三言两语,就把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人品和性格反映出来。《世说新语》问世后历来受到人们的推崇。许多故事流传甚广,影响甚远。

对此,武怀军进一步指出,《世说新语》实际上并不属于“创作”,其绝大部分内容是摘录已有的一些书,重新分类整理以后而成,主要取自裴启的《语林》、郭澄之的《郭子》,除此还有一些杂史和野史。“我们根据现有的资料不敢确定《世说新语》百分之百都是从这些书里摘录出来,现在可以考见的是绝大部分。《世说新语》在摘录这些著作的时候,是稍稍做了一些改动,大体的文字是差不多的,像《语林》《郭子》中有些故事讲完后,会有一个作者评论,会下一个道德评判,《世说新语》摘录时则把这些道德评判去掉了。”武怀军认为,这个意义非常重大,因为它体现了一种开放、包容的精神。“《世说新语》涉及当时人物的各种特点,有些甚至是相互矛盾、相互冲突的,但都写在里面,从字面上来看大部分都是没有贬损意义的。正是因为这种包容的精神,才成就了《世说新语》。”

魏晋士人好饮酒意涵丰富

谈及《世说新语》的诞生,关键不能绕过时代背景。赵目珍介绍,魏晋时期是一个乱世,但也是一个思想比较活跃的时代。士族阶层崛起,玄学思潮形成,当时很多士人往往表现出一种放荡不羁的行为,比如把“饮酒”和“服药”作为一种嗜好。需要一提的是,鲁迅就曾撰写过《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在魏晋时代,古代祭祀中那种庄严的饮酒色彩已荡然无存,饮酒的内涵也发生了重要的变化。”赵目珍特别举例《世说新语》中的一则故事:“钟毓兄弟小时,值父昼寝,因共偷服药酒。其时觉,且托寐以观之。毓拜而后饮,会饮而不拜。既而问毓何以拜,毓曰:‘酒以成礼,不敢不拜。’又问会何以不拜,会曰:‘偷本非礼,所以不拜。’”在赵目珍看来,酒在古代一种很重要的功能就是用来完成礼仪,但魏晋时期的饮酒表现一反常态,却一直被后世看成是魏晋风度的一种象征,那么彼时的饮酒都有哪些方面的不同表现呢?赵目珍分析说,第一方面,当时的名士喜欢从饮酒中获得一种自由和逍遥的境界。第二方面,有时候是故意通过醉酒来实现对原有礼仪和秩序的破坏,这在当时的礼法之士眼中当然是一种“叛逆”的表现。

赵目珍表示,魏晋名士的“饮酒”还有一种及时行乐的意味。“及时行乐的思想在当时的上层社会非常流行。当时固守礼法的人往往就是守着社会的规矩,守着约定俗成的东西不敢改变,不敢越雷池一步,原因就是他们对人的价值和个人在社会上所扮演的角色过于看重,为此他们不得不压抑自己的欲望。但是,注重及时行乐的人就不是这样,他们视人的价值和社会角色如粪土,不汲汲于追求财富、地位和个人功名。”比如,《世说新语》中常因饮酒而废弃公事的毕茂世,言“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此外,通过饮酒来逃避现实,也是魏晋士人的一种选择。比如,《世说新语》中王大说:“阮籍胸中垒块,故需酒浇之。”可见,阮籍胸中郁结着不平之气,故需要用酒来浇灌,以消除内心忧愁。

(深圳商报记者 魏沛娜)

上一篇:《世说新语》与晋人之美
下一篇:世说新语·欧洲|笔迹不忍直视 手写没有过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