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碧莲和《〈世说新语〉详解》

发布时间: 2017-10-07 10:45 来源: 网络整理

南朝宋人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是一部专记前代遗闻轶事的笔记小说,它极其生动地反映了当时人物的风貌、思想、言行和社会的风尚、习俗,其中涉及的人物有一千五百多个,一向为研究汉末魏晋间历史、语言和文学的人所重视。刘义庆也因此书而名垂千古。现在市面上有不少文白对照本《世说新语》,但鱼龙混杂,有些根本不能准确解读内容以及作品的人文背景。朱碧莲先生的《详解》,除了保留原文,白话翻译,还附有南朝梁人刘孝标原注以及她本人的注释、评析等,既参考并吸纳前人的研究成果,又力求保持原著的本来面貌,同时不回避疑难问题,对生僻之字加

原标题:朱碧莲和《〈世说新语〉详解》

◎钱汉东

日前,我收到沈剑英教授寄来的《〈世说新语〉详解》,这本80万字的沉甸甸巨著,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作者是我的老师朱碧莲教授。手捧书本,不由悲从心起,我所敬仰的朱碧莲教授已于不久前离开了人世。

捧读这部倾注朱先生晚年全部心血的著作,30多年前她给我们讲授《世说新语》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那时的朱先生短发齐耳,笑眯眯的细眼里透着沉稳和自信。课堂上朱先生总是神采奕奕,妙语连珠,她对作品人物的评说,客观、真切,入木三分,她的智慧和才华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文革”期间,我在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里看到鲁迅先生对《世说新语》的评价:“记言则玄远冷俊,记行则高简魄奇,下至缪惑,亦资一笑。”“一部名士底教科书。”一直想找《世说新语》读一读,但那时市面上根本看不到此书。后来,我是在师大中文系的阅览室里读完这本书的。

南朝宋人刘义庆的《世说新语》是一部专记前代遗闻轶事的笔记小说,它极其生动地反映了当时人物的风貌、思想、言行和社会的风尚、习俗,其中涉及的人物有一千五百多个,一向为研究汉末魏晋间历史、语言和文学的人所重视。刘义庆也因此书而名垂千古。现在市面上有不少文白对照本《世说新语》,但鱼龙混杂,有些根本不能准确解读内容以及作品的人文背景。朱碧莲先生的《详解》,除了保留原文,白话翻译,还附有南朝梁人刘孝标原注以及她本人的注释、评析等,既参考并吸纳前人的研究成果,又力求保持原著的本来面貌,同时不回避疑难问题,对生僻之字加以注音解释,以方便读者阅读欣赏,深入理解《世说新语》的意蕴。这是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是名副其实的详解。

我们熟悉的如《德行》中的管宁、华歆,他俩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看。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朱碧莲先生评点道:“从宁、歆对片金和轩冕两件小事的不同反应,足以看出他们不同的志趣和抱负,一则淡泊清高,一则重视爵禄。后来的经历也验证了他们不同志向。”朱先生又引用不少史料加以佐证,如《三国志·魏书》记载华歆官至太尉,尔后“称病乞退,让位于宁”。管宁则始终如一,甘于淡泊。文帝、明帝再三以“安车蒲轮,束帛加璧”征聘,他都坚辞不就,故有人赞宁“行为世表,学任人师,清俭足以激浊,贞正足以矫时”。朱教授的评点和引用的史料,从不同的角度说明一个人是否有高超的德行,并不是一天两天所造成,德行是日积月累所致的道理,而读者在明白道理的同时又增长了很多知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是一箭几雕的事情,也是朱先生的智慧和用心所在。

魏晋是中国封建社会政治最黑暗的时期,士大夫多虚无、厌世、颓废,或乖僻、消极、放荡,时时流露出生死无常、叹老嗟伤的感慨,饮酒浇愁和养生服药,成为一种时尚。相传刘伶平时外出时,只带一个仆人和一壶酒,并告诉仆人如果喝酒喝死了,“死便埋我”,把生命看得很轻。有一次,刘伶酒喝多了,脱得一丝不挂待在屋里,别人讥讽他,他却说:“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裤衣,诸君为何入我裤中?”不仅回击了讥讽他的人,也在无意间体现了他率性放达的性格。独特的言谈举止写出了独特的人物性格,对此,朱先生的评析一针见血,掷地有声:“可知刘伶对旧礼教具有反抗精神。”该繁处则繁,该简处则简,朱先生拿捏得恰到好处,读之有畅快淋漓之感。

《世说新语》曾被国学大师钱穆先生列入中国史学名著,在我国文学史上有独特的地位。如今经朱碧莲教授多年的创造性劳动,更多的人得以轻松地学习和借鉴,认识魏晋时代的社会现实,领悟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我应邀为朱先生墓碑题书“高文常蕴道,懿德永留馨”,表达对朱碧莲教授穷毕生的精力孜孜矻矻于弘扬和保护中华传统文化的敬意。 上一篇:唠新闻第39期:世说新语——谈婚论价 知书达礼 为人师嫖
下一篇:刘姓杰出人物:刘义庆编《世说新语》刘勰著《文心雕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