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引发的一桩公案

发布时间: 2017-10-10 16:33 来源: 网络整理

《世说新语》是我国古代一部著名的笔记小说集,南朝宋刘义庆撰。刘义庆是南朝宋开国皇帝刘裕的侄子,袭封临川王,鲁迅认为此书是他招聚文学之士,集体编纂。内容为记人叙事,从秦末汉初到南朝刘宋元嘉年间,搜集记录当时的高士言行,名流谈笑,今本所见,尚存一千一百余则,分“德行”、“言语”、“政事”、“文学”等三十六大门类编排,虽言辞简约,但传神写照,却栩栩如生。自问世以来,甚为士林所重。后来南朝梁著名的文学家刘孝标又为此书作注,使其锦上添花。刘孝标一生坎坷,唯好读书,有“书淫”之称。为注此书,他引用了四百多种书籍,今多不存,《世说新语》因此而具有无可替代的史料价值,既为后人的学术研究提供素材,又为他们的学术观点提供依据,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桩公案便肇自《世说新语》。

事情还要从清末重臣端方说起。此人乃我国近代一位收藏大家,他曾经收得唐代《兰亭序》五大摹本之一的定武本,为辨真伪,特请当时著名的碑学名家李文田鉴定。李文田是广东人,咸丰九年的探花,官至侍郎,书法也名重一时。李文田的结论是唐以后的“兰亭”,“文尚难信,何有于字”,即存世的“兰亭”,从文到字都是假的,论据便来自《世说新语》。此书“企羡”类有这样一则记载,原文仅25字:“王右军得人以兰亭集序方金谷诗序,又以己敌石崇,甚有欣色。”意思是说,王羲之得知有人将他写的“兰亭集序”和石崇写的“金谷诗序”相比,认为他和石崇相匹敌,心里很高兴。原文之下有刘孝标的注:“王羲之《临河序》曰:‘永和九年,岁次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休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娱目骋怀,信可乐也,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矣,故列序时人,录其所述,右将军司马太原孙丞公等二十六人,赋诗如左,前余姚令会稽谢腾等十五人不能赋诗,罚酒各三斗’。”据此,李文田认为,王羲之原作叫“临河序”,“兰亭序”是唐人的“题目”; “临河序”仅153字,“兰亭序”却320余字,从“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后面的字乃唐人“妄增”;这些字是否刘孝标为引文简洁删掉的呢?李文田认为不可能,原因是“临河序”在“录其所述”之下有42字为“兰亭序”所无,注家引文可能有所删节,不可能有所增添。

李氏这三大疑点说当时反响平平,却拉开了近代“兰亭辨伪”的序幕。1965年6月《光明日报》发表郭沫若的长文《由王谢墓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以李氏三大疑点说为重要论据,认为兰亭序不仅书法是伪托,连内容也被后人篡改。此文一出,南京文史馆馆员高二适即著文《兰亭序的真伪驳议》予以反驳。有意思的是,高文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其中一个重要的论据也出自《世说新语》,此书“自新”类记载了一则故事:东晋的征西将军戴渊年轻的时候曾经干过劫道抢掠的勾当,一天劫到了著名的文学家陆机头上,陆机劝他改过自新,并且为他写了一封推荐信给当权者。刘孝标的注便录有这封著名的“荐戴渊书”。高二适将《世说新语》注与《陆机集》里的“荐戴渊书”两相比对,证明刘孝标注的引文既有删节也有增添,可见李文田依据刘孝标注证“兰亭序”为伪作是站不住脚的。

自此,对于“兰亭序”的真伪形成郭高两派不同的意见,短短半年时间,报刊发表论文达数十篇,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文化大革命来临,这场论争才不了了之。1973年春,文物出版社收集这场辩论的部分文章编了一本书,题为《兰亭论辩》,内部发行,书中,郭派文章为上编,18篇,高派文章为下编,3篇。书前的“出版说明”指出:“这种争论反映了唯物史观同唯心史观的斗争”, “多数文章赞成郭沫若同志的意见,支持他以辩证唯物主义的批判态度推翻历代帝王重臣的评定”,为这场论争画上了一个带有明显时代印记的句号。 上一篇:“屈原穿错衣”追踪:初一学生为教材“补白”
下一篇:贵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