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2011网络沸点"世说新语"榜单显网民精神

发布时间: 2017-10-11 11:10 来源: 网络整理

互联网使得文化走下了高高在上的神坛,成为众人共同编织的图景,网络文化从最初的边缘式存在逐渐向主流化迈进,引领着一个时代的大众文化流行取向,记录着一个时代社会变迁在人们思想中的投影。 2011年即将离我们远去,然而过去一年所发生的那些镌刻于记忆深处的种种却转化为一个个新生的词汇,融入到网络文化之中,成为网民之间交流共同情感的“暗语”,用简洁而令人心领神会的方式记录当下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和社会现实。 

百度“世说新语”榜单总结出年度网络十大流行语,精准地把握网络话语流行趋势的脉搏,勾勒出了一年来人们的生存图景、情感图景的轮廓,今年百度携手中国人民大学舆论研究所,为人们深度解读“世说新语”背后的文化意涵。 

“伤不起”、“Hold住”、“吐嘈”、“有木有”、“卖萌”、“死了就不用写作业”、“互粉”、“反正我信了”、“蜗婚”、“一潘”,这些网民们耳熟能详,津津乐道的词汇顺理成章进入到“世说新语”的榜单之中,简简单单的十个词汇却淋漓尽致地反映了网民们这一年来的生存状态和精神状态,压力重重仍然是一种生活常态,相比于去年,网民们用更多的词汇来宣泄压力带来的焦虑感和紧张感,表达生活中无可避免的窘境,但是“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仍然支持着网民勇敢前行,“hold住”彰显了网民们面对压力时的韧性和坚强。 

宣泄中释放重重压力 

“伤不起”、“吐嘈”、“有木有”、“死了就不用写作业”集中反映了各个行业,各个年龄层人群对于现实生活压力的宣泄。 

“伤不起”高居十大“世说新语”榜首。它用一种发泄式、颠覆式的“咆哮体”形式,流行起来,帖子中“有木有”句式以简洁、明快的句式表达了各种无奈、纠结、伤不起之情,迅速成为网友最爱。各种不同版本的“伤不起”屡现于网络,“办公室上班族你伤不起”、“中国的保安你们伤不起”、“学社会学的伤不起”……覆盖了各种专业 和职业。 

如果说“伤不起”和“有没有”主要集中于对工作压力的发泄,那么“死了就不用写作业”则是孩子们沉重学业压力的极端反应。三名小学生相约跳楼,口称“跳楼死了就不用写作业了”,让我们看到了应试教育在尚处于花季中的孩子们柔弱的肩膀上附加了何等沉重的负担。 

“伤不起”、“有木有”、“吐槽”、“死了就不用写作业”背后隐藏着的是结构性、系统性社会压力下的无力和茫然。经济和科技高速发展打破了传统的时空秩序,快节奏、高速度、高效率的现代生活将时间高度压缩,生存于空间化的时间中,变化步伐中的加速度将人们推近能量的极限,人类越来越无法解决与日俱增的问题。面对高速运转的社会系统,人们以透支身体健康、当下幸福的方式换取未来的幸福,在此情况下,反映各种生存困境和的“伤不起”段子和“吐槽”屡见于网络并引发共鸣便不足为怪。 

积极自控让理性回归 

“Hold住”姐的走红让“hold住”一词迅速成为流行语,从微观个人生活到宏观经济政策,hold住一词被广泛使用于各种情境之中,一方面反映了人们对失控的焦虑,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自控的努力。往年的流行语多以非理性宣泄为主要特征,而“hold住”却体现了网民们自我调适的积极心态。咆哮是爆发性的情绪释放,“伤不起”是卸下光鲜面具后的脆弱剖白,而hold住却是直面现实的勇气,是一个成熟的社会人所拥有的气场。在非理性蔓延、群体极化现象频现、喧哗之声不断的互联网社会中,hold住心态尤为难能可贵,这个词汇的出现与流行为互联网文化增添了一抹亮色。 

回归孩童满足温暖的渴求 

“卖萌”的流行让网民们体验了回归童年时代的纯真。以“卖萌”为名,即使年届不惑也有装可爱的理由。现代快节奏的生活,人们被裹挟前进,种种责任让人无法逃避,而卖萌却可以让人们暂时抽离于繁重的事务,卸下沉重的心理负担,寻找一个逃避的出口。除此以外,卖萌还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情感交流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被爱和被关怀的渴望,而卖萌正是表达这种渴望的一条捷径,通过俏皮的穿着和话语,人们卸下冰冷的面孔,回归到童年交往的纯粹状态,在人际交流中传递温暖与信任。

恶搞质疑权威精英话语 

“一潘”、“反正我信了”都是以一种恶搞式语体反抗、质疑权威精英的论调。乔布斯的去世人们集体缅怀,彼时潘石屹对苹果的一席调侃之词却让其陷入了网友们的反调侃当中,“一潘”、“潘币”一夜走红。网民对潘石屹的吐嘈反映了人们对房地产开发商暴利的不满,对现实房价居高不下的无奈。自古以来中国人对“根”有着极为深厚的情结,而“根”从本质上而言是固定的居所,无“根”则意味着漂泊和游离,“安居乐业”的传统观念让人们从内心不愿租房度其一生,而“居者有其屋”的美好憧憬在现实的结构性矛盾之中成为镜中花,水中月,“蜗婚”成为房价过高无力买房下对现实的一种妥协。“一潘”用恶搞方式对抗式解读潘石屹的话语,是一种不满情绪的宣泄,也表达了对房价下调的期盼。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被问到为何要掩埋车头时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此语一出,一片哗然。于是网民们开始用“反正我信了”造句,以戏谑、调侃之态质疑铁道部发言人不负责任的态度,表达对铁道部事故处理方式的不信任。网络聚合起来的草根性力量对话语等级与话语秩序形成颠覆和消解,“皇帝的新衣”瞬间被拆穿,草根的集体智慧直击某些权威话语中的荒谬之处,打破了原有的被精英阶层所垄断的权力话语的禁锢。信息透明、公平正义是对抗式解读背后的内生性诉求。 

2011年,网民用话语的力量表现自我,彰显个性,表达诉求,网络流行话语从单纯的恶搞逐渐走向某种价值意义的传达。而百度“世说新语”榜如微缩胶片般深刻地记录着这种转变,见证着网络文化的成长与成熟。 

作为互联网第一入口,百度搜索以量化精准的数字反映了网民的需求和意愿,它真实客观地记录下了每一个网民个体的生活轨迹和精神轨迹,进而给了我们一种可能,用数字的汇聚描绘出一幅波澜壮阔的中国互联网文化变动的趋势图。

(责任编辑:高蕾)

上一篇:世说新语:《新蜀门》里一群BOSS的史诗
下一篇:80后艺术家798讲“世说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