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世界》何以“逆袭”中国影市

发布时间: 2018-01-03 15:15 来源: 网络整理

  作为一部没有对白的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在普遍被看低的情况下,在中国影市成功上演了一场“逆袭”,自2月28日上映以来,不仅好评如潮,而且票房渐入佳境,轻松超越《如果·爱》总票房,刷新了内地歌舞音乐剧电影的票房纪录。经典名著改编成影视剧在国内外都屡见不鲜,而像《悲惨世界》这样口碑与票房兼得的却少之又少。那么,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成功的秘诀是什么?能给我们今后的名著改编带来什么样的启示?

  尽管刚刚获得第85届奥斯卡奖三项大奖,尽管在全球的票房累计超过4亿美元,音乐剧电影《悲惨世界》在国内上映前,市场前景却普遍不被看好。这不仅是因为该片是一部没有对白的纯音乐剧电影,这种表演方式对中国观众来说稍显陌生,而且由于该片没有配音版,只有中文字幕,给观众的接受造成了一定的困难;还因为近年来奥斯卡获奖文艺片在国内上映时普遍票房惨淡,如《国王的演讲》票房仅615万元人民币,《艺术家》和《一次别离》更是只有400多万元票房。

  然而,作为一部音乐剧加文艺片,《悲惨世界》却在被看低的情况下,在中国影市成功上演了一场“逆袭”,自2月28日上映以来不仅好评如潮,而且票房渐入佳境,至3月5日便已取得3000万元票房。这一成绩使《悲惨世界》轻松超越《如果·爱》总票房,刷新了内地歌舞音乐剧电影的票房纪录。日前,该片票房已超过5700万元人民币。这一成绩虽然称不上多么“华丽”,却给国内文艺片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表明中国观众的欣赏趣味正在日趋多元。

  电影院里的歌声、泪水与掌声

  上周,青年女作家霍艳回到母校北京电影学院观赏影片。在她的印象中,母校的同学对好电影有一套严格的考量标准,他们不给导演面子,就算世界一流导演带着自己的作品前来展映,一样有可能遭到哄笑。这一回,《悲惨世界》赢得了礼遇——两个半小时的片长里,现场几近鸦雀无声,当终场灯光亮起,掌声响彻全场,经久不息。

  天津大学的青年教师史静说,电影《悲惨世界》令她深受感动:“当看到芳汀在思念女儿而不得的痛苦中离世的那一幕,我忍不住流泪了。电影院里有些女孩甚至从头哭到尾。因为是经典名著改编,很多老人也前来观看,我看到有人眼里饱含热泪。”

  《悲惨世界》在国内一经公映,便成网络热议的焦点。一些知名人士纷纷推荐。演员李冰冰在微博上盛赞这部电影是“一个天才的导演带领一群天才的演员,歌剧般演绎了一个伟大的故事。深深地震撼,泪流满面”。影评人周黎明也表示:“经典名著加上经典改编,把原著中最动人心弦的人性力量浓缩了带给我们。不记得以前看小说看故事片时曾流泪,但音乐剧版每回都能打开泪水的闸门。”北师大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周星称赞这部电影“是真正的艺术高明影像,那充满了人类悲悯心怀的电影哪里是胡编乱造取悦感官的电影可以相比的?”

  正是凭借坚挺的口碑,这部高雅的音乐剧电影吸引越来越多的观众走进影院,感受其独特的魅力。在上海中国银联总部工作的韩楠告诉记者,起初心里有些发怵,担心欣赏不了,但看到那么多人推荐,便也加入了观影人流。“刚开始看时不适应歌剧形式,但很快就被歌曲旋律所打动。”韩楠说。

  音乐+电影:创新的艺术形式

  虽源自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名著,然而本版的《悲惨世界》却是直接从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改编而来的。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电影版本,它的重点不在于对著作内容的改编,而是综合了音乐与电影两种艺术形式,用电影语言将一部音乐剧呈现于大银幕。

  中央戏剧学院的青年学者许健告诉记者,电影视觉特技的应用,补足了舞台剧在视觉元素上的单调和匮乏。电影的开篇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舞台剧演出中,这个段落只是一群戴着镣铐的囚犯的合唱和群舞,而在电影中则被设计成冉阿让等囚犯在惊涛骇浪中拼命拖行一艘快要沉没的巨轮。这个设计不仅极具视觉冲击力,同时也让苦刑犯们对命运的诅咒和抱怨变得实在可信。

  “对比舞台剧和电影的演唱和表演,不难发现在舞台剧中演员的歌唱更注重声乐意义上的高质量和完整性,而电影演员的歌唱则更像是生活中普通人的倾诉和低语。同时,影片利用中近景别等手段来充分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许健说。

  《悲惨世界》的故事很多人都耳熟能详,而创新的艺术形式使“老故事”焕发了新生。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尹鸿认为:“音乐剧比情节剧更体现出雨果和法国文学的伟大。”

  文学经典的永恒魅力

  雨果的小说《悲惨世界》自1862年问世以来,吸引着艺术家们乐此不疲地以不同的艺术形式将其呈现给观众,仅就电影而言,就有30多个改编版本。

  近几年来,出现了一股改编19世纪文学名著的热潮,除《悲惨世界》外,《简·爱》《呼啸山庄》和《安娜·卡列尼娜》等纷纷被重新搬上银幕。这些都证明了19世纪文学名著的永恒魅力。

  霍艳认为,19世纪文学中“向下看”的人道主义情怀和“向上飞升”的永恒的精神追求,至今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悲惨世界》中人物对善与正义的毕生追求,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正能量”。

  “我很希望每个人都去看这部电影,但如果你不看电影,在你人生的某个阶段,请一定要读那本书。”影片中冉阿让的扮演者休·杰克曼说,“越年轻的时候读越好。它是一部文学经典,一本关乎人性的永恒著作。”(本报记者 饶 翔)

  

  (原标题:《悲惨世界》何以“逆袭”中国影市)

上一篇:假如将《悲惨世界》移植到中国的戏曲
下一篇:再一次沉浸于悲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