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给孩子讲什么样的童话

发布时间: 2017-09-19 15:31 来源: 网络整理

原标题:晚上给孩子讲什么样的童话

晚上给孩子讲什么样的童话

 
 

■本期策划 王琪鹏

什么样的童话能打动孩子?上周六,在一场原创童话沙龙上,几位创作者就这个话题展开了讨论。网络原创童话平台“混童话”的创始人胡思客讲道,一说起童话,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安徒生、格林童话,但是安徒生和格林兄弟到今天都已经两百多岁了,人们对童话的审美不能总停留在两百年以前。与之相应的是,因为优秀的“新童话”匮乏,许多家长一提给孩子“讲故事”就发怵。

找好故事难

给孩子讲童话故事,看似一件简单的事儿,却让很多家长犯愁。有报道称,高达90%的家长会给孩子买童话书,但其中80%的孩子没有听过父母讲睡前故事。就连“混童话”的创始人胡思客也遇到过这个难题: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新鲜故事给孩子讲。

胡思客说,他在给孩子讲童话时,发现手边的童话书只有《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小王子》这些比较经典的书籍。当书上的故事讲完时,他只好绞尽脑汁去“编”。最后实在讲不出,就去网上求助朋友。“混童话”平台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

“好不容易积累了那么多人讲故事,我的孩子却不再听童话故事了。”胡思客说,中国虽然也有郑渊洁、杨红樱、曹文轩等童话作家,但总体上童话故事的“产能”还是不足。

“儿童的年龄段决定了他们爱幻想、爱探索,他们对童话的需求量特别大,一个孩子我都对付不过来。”在当了妈妈之后,媒体人顾倩也开始为女儿寻找童话书。但她发现,许多经典的童话并不适合给孩子听。“比如《青蛙王子》,是讲一个小公主的金球掉进水里,一只青蛙说它可以把金球捞起来,但是需要小公主给它回报,后来青蛙变成了王子,两个人结婚了。作为妈妈,不希望孩子为了获取王子的认可而去怎么样,这种价值观是家长不愿意看到的,孩子需要的是符合现代价值观的童话故事。”

好的童话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对于学龄前儿童来说,童话能起到一种启蒙的作用。“虽然他们还不认识太多的字,但声音会给他们很多的想象空间。”顾倩说。

讲好故事难

除了没有好的故事,“讲好故事”也是家长遇到的难题。要把一个故事讲得引人入胜,不但需要感情充沛,还需要相当专业的技巧。

胡思客介绍,把童话故事制作成“广播”并不仅仅是“有感情地”朗读一遍,整个流程非常专业。“一个作品我们要提前至少一周以上操作,首先是选稿、初编、校对,再改编为广播稿,分配角色,由声音编辑去挑选合适的主播。远程收稿后,还要进行初剪,再给制作人合成为成品,台长试听后交给主编,主编再发给后台编辑,经过审核之后才能最终上传。”

为了增加童话故事的精彩程度,童话广播还会加入许多音效,比如蛙鸣、鸟叫、马儿奔跑等。把童话做成有声读物,是童话发展的一个趋势。有报道称,有声出版市场的规模可达3000亿元,连“故事大王”郑渊洁也开始在有声出版领域发力。记者发现,搜索“有声童话”,能找到许多专业的网站。不过,有声童话的质量参差不齐,有的仅仅是将童话故事朗读了一遍,有的则是把文字版的童话改造成了广播剧,一个童话故事就要请好几个配音演员。

“虽然这些故事不是家长读的,但多半比家长读得还精彩。所以对于孩子们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胡思客说,同样一个故事,多角色广播剧的形式与家长单口朗读的精彩程度有很大不同。有声童话的出现解放了家长,但缺了亲子互动,这种童话还“有营养”吗?

胡思客认为,网上涌现的有声童话和家长讲的“睡前故事”互不矛盾,无论是从量还是质上来说,“童话广播”都不是大部分普通父母所能生产的,这些内容和亲子之间的互动没有非此即彼的替代关系。他认为,真正决定童话故事有没有营养的不在于表现形式,而在于内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和母婴平台“年糕妈妈”推出了“原创童话孵化计划”,来提升童话故事的内容品质和审美价值,让这些故事变得“更有营养”。

什么才是好童话

究竟什么样的童话才称得上是好童话呢?童话作家庄海燕介绍,他对“好童话”的衡量标准是脑洞大开、有趣,同时还能阐明一个人生道理。“童话并不是写小猫小狗摇摇尾巴那种,而是要创造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观。”他说,童话并不是幼稚的人去写一个幼稚的故事,而是成熟的人写的童心故事,有趣是创作童话的关键。

庄海燕是一名魔方世界冠军,三年前才开始从事童话创作,至今已经出版了16本童话书。他说,对他影响最大的童话作品是《大闹天宫》和《千与千寻》。“《大闹天宫》的想象力突破天际,打打闹闹正符合孩子的天性;而《千与千寻》则是创造了一个世界观,而且画面很美。”因而,庄海燕也选择了两种不同的创作风格,他的童话既有唯美诗意,也有冒险搞笑。他说,唯美的童话文学性较强,是给高年级的小学生看的;冒险搞笑类童话的目标受众则是低年级的孩子。

庄海燕认为,好的童话是适合所有人看的,但对于家长而言,他们往往会用大人的眼光来衡量童话。比如,在为孩子选择童话书时,他们往往会选择那些文笔优美、意境清灵的。他表示,这种童话能打动大人,但孩子不一定能看懂,孩子就是孩子,他们喜欢简单有趣的东西。

童话作家“甜老虎”则认为,无论是唯美的,打打闹闹的,甚至是带有些暴力色彩的,它们都是童话,问题是这些童话是给什么样的孩子看。“不同类型的童话适合不同类型的孩子。”她说,只要是直指人心、让人感动的,就是好的童话。

新童话该讲什么

胡思客坦言,对他影响最大的童话是安徒生《海的女儿》。“这是一个关于奉献的故事,小美人鱼为了爱甘愿将自己化为乌有。”然而,《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虽然是永恒的童话经典,但里面的一些内容已经和我们的时代发生了脱节。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征,我们这个时代的童话创作不能总处在两百年前安徒生、格林兄弟的时代,那个时代王子和公主很常见,现在这些都很难见到了。我们应该有我们这个时代的安徒生,未来还会有人工智能时代的安徒生。”不过,无论时代怎么变,童话中追求的美好是永远不会变的。

他希望“混童话”能创造一种新童话美学,既有别于国外的经典童话,也有别于国内的传统童话,既要有想象力和创造力,又带有时代特征。他说,“混童话”上有一百多位原创童话作者,希望未来能够创造出“童话IP”。

在国内的作家富豪榜上,童话作家往往能排到比较靠前的位置,但家长们在选择童话作品时,往往优先选择的却还是国外的童话。除了内容上的差距,教育意义也是家长们在选择时比较注重的原因。佐野洋子创作的经典童话《活了100万次的猫》在2004年引进中国后,已经销售了100万册。这个故事中充满了大量对“生与死”的描述,不但孩子很喜欢听,大人看了也有很多的感悟。顾倩说,中国人从小到大缺失“死亡教育”,但小孩子对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问题一直在追问,这个问题往往让家长不知道怎么回答。用童话来解释这个问题,就能很容易地让孩子接受了。相比之下,中国的童话作家却很少会触及这个话题。“希望中国作家能早日写出这样的童话。”她说。

本报记者 王琪鹏 

文并摄J219    上一篇:先锋派作家马原转型写童话 不想儿子当作二代
下一篇:童话与小丑【十一特辑】当梦幻童话遇到滑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