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演义》:我们的英雄回来了

发布时间: 2017-10-09 10:54 来源: 网络整理


新京报漫画/师春雷

  “立体化”、“接地气”的经典改编剧已经雷到让人吐血了。电视剧《隋唐演义》回归到浪漫英雄主义,带来了一种久违的观剧乐趣。这一次人们终于看到一个个侠气纵横的英雄,为了义气长兵短接。这才是我们渴望的英雄,敢作敢为,不惜牺牲生命……

  近年来改编自经典文本的影视作品流行这样的风气:在本来遥不可及的传说中加入来自现实生活的桥段,给本来高高在上的英雄加一个更接近常人的侧面,曰“立体化”、“接地气”。在这种思路的指引下,孙悟空在张纪中版《西游记》中变成了一只动不动就哭的猴子;陈建斌版的曹操在《新三国》中动辄说出“我爱死他了”(指赵云)这种雷人对白;前不久播出的《隋唐英雄》中,秦琼程咬金李世民个个都忙着谈三角恋……英雄形象被颠覆之后很可能会带来新鲜感,并因此受到部分观众的喜爱——但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观众一直把央视版的《三国演义》和《西游记》视为经典?

  《隋唐演义》是很多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另一部传奇小说,知名度即使与《三国演义》《西游记》比也相差不远。正播出的电视剧《隋唐演义》,制作上不够精良让它无法和老版西游、三国相提并论。但这部电视剧的好处,就在于没有太用力“接地气”(让宇文成都陷入虐恋算得上是个瑕疵),而是保护了原著的浪漫主义,体现了其中的英雄特质。

  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最重要原因是他们勇武超群。宇文成都就是一个粉丝众多的猛人,在李元霸出场之前,他打遍天下无敌手。出场的桥段令人印象深刻:雄阔海在京城卖弓,秦琼等一帮人都无法拉开,宇文成都一来,几下就把雄阔海的弓扯断了。这种夸张的人物塑造手法正好突出他的霸气。

  英雄另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在于他们能坚持常人无法坚持的原则,比如“义气”。单二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的基本行为都奔着一个义字,行事无处不为朋友着想。比如秦琼荣光归来时,他拒绝相见,然后又偷偷相见,这显然是因为充分考虑到秦琼的官家身份。真可谓得友如单二,夫复何求?有几句关于单二的台词非常好:一句乃是程咬金所说,二哥你干了这杯酒,来世杀光我们这些无情无义的好兄弟;一句乃是单二自己说的:我们好好的江山就没了。众兄弟答应等瓦岗壮大杀到太原,宰了李渊,结果呢,秦琼、程咬金、罗成等人明知道他与李唐的大仇,却多重欺骗他,令他与这些人割袍断义——胡东演的单二看起来也就有一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悲壮感。

  《隋唐演义》整部小说都侠气纵横,离不开对英雄群像的着力刻画,即使不那么忠直的英豪角色在书中也一样充满英雄主义色彩。武冠三军的“项羽再世”杨玄感,以一敌众毫无惧色;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李密,也多次展现了他的智谋;伍云召出场时正在和伍天锡喝酒,一听举家皆亡的消息后,大怒之下提枪上马一路杀出重围,在不多的戏份里成功给人留下一个铁骨铮铮的好汉形象;即便是隋方的杨林,也留下不少传奇的镜头:在瓦岗寨下的那个长蛇阵上,他擅离了阵位,想追上秦琼,结果待他回过神来,魏文通已死在他眼前——这一仗彻底耗掉了杨林最后的锐气,他对成都说出“发似三冬雪,须如晚秋霜”这句台词的时候格外悲壮。

  生活在对未来的希望中,是天真的人通常采用的逃避方法;生活在对过去的怀念中,可能是久经世故的人习惯采用的逃避方法。热爱侠义小说的是第三种人,他们既没有天真到认为未来充满希望,也没有世故到认为生活不需要幻想——他们借助《隋唐演义》这样的故事,从琐碎生活中逃离一会儿,进入到一个极富浪漫色彩的超现实世界中去:秦琼卖马让他们为英雄落魄感到酸楚,罗成大破一字长蛇阵则让他们热血沸腾……电视剧《隋唐演义》回归到浪漫英雄主义,带来了一种久违的观剧乐趣,我们可以将自己代入到某个英雄人物身上,短暂摆脱无聊乏味的现实。

   申东旭(广州 剧评人)

上一篇:《隋唐演义》穿帮镜头 导演你靠谱点行不行!
下一篇:《何所》收官观众不舍 纯爱回归引追剧热潮